中国·定西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知识  
红军北上之后
打印
日期: 2018-04-23
定西党建网

红军长征在定西地区,和定西人民结下了深厚的阶级情谊。193610月下旬红军奉命开始撤离时,男女老少拥集驻地,送吃送喝送鞋袜;有些青壮年主动地为红军挑行李,抬担架,甚至白发苍苍的老爷爷也牵马赶驴,替红军驮运弹药。

红军走了,部分伤病员遗留在定西,定西人民在国民党统治的淫威下,保护了遗留的红军。遗留红军们,有的恢复健康去找寻队伍,有的陆续回返自己的家园,有的就在定西地区落户,也有的不幸遭到敌人的杀害。

红军撤离定西县内官营时,将一名身负重病的16岁的小战士寄托给当地农民贺长泰。贺长泰夫妇待小红军如同亲子,请医求药,端吃端喝,使小红军很快康复。小红军提出要去找部队,贺长泰夫妇唯恐路遇不测,再三挽留。小红军说:二老待我恩重如山,我也舍不得离开你们。可我是红军,不能没有部队啊!贺长泰夫妇和小红军洒泪分别。

红军从渭源会川走向峡城时,留下了两位伤员交给当地农民樊绍武和祁跛子二人护理。跟随红军进发的当地义勇队队长张尔乾在西关山叛变后返回会川搜出了伤员,叫嚣要学手杀人。两位老人挺身而出,奋力保护,红军伤员才免遭毒手。

19359月底,红一方面军长征经过定西境内,红军干部团地方工作组组长胡嘉宾过草地受伤的脚部急剧感染,只能靠担架行军。102过通渭县城经义岗川,中共中央组织部长、中央党务委员会书记李维汉给他谈话,决定暂时安置他就地休养,待养好伤再到陕北。鉴于去陕北路途尚遥,胡嘉宾同意了组织的决定。他到了王儿岔忠厚善良的农民陈德仓家。陈德仓全家人以安易危,将胡嘉宾当作自己的亲人,改名陈先贵,竭力掩护身份,精心料理生活,直到一年后痊愈的胡嘉宾随红四方面军北上。

红军撤离定西境内,反动势力对苏维埃政府成员,对为红军为苏维埃办过事的乡亲进行了疯狂的报复。红军走后,大多数委员被迫离乡背井,一部分委员被捕被杀。

19369月下旬,渭源县第5区苏维埃主席尤进财赴县城开会途中被当地民团捕获,送交县城国民党新编1412团连仲元连。在红10师第二次攻打渭源县城的29日夜,尤进财被连仲元下令杀害于城内文庙后的土坑内,时年51岁。

917,通渭县城居民,刚满30岁的李子鸿受红93师和县苏维埃政府派遣,给逃亡在义岗川的国民党县长王成奎送交令其回县给红军筹粮备草的信件,遭王成奎枪杀。俟红军北进,王成奎便带领警察返回县城,搜捕苏维埃人员,苏维埃政府县长魏克山人被关押,家被劫洗。

102,渭源汪家衙区苏维埃委员年仅26岁的马玉泰被叛军汪占鳌残害于沙石累累的河滩。104,临洮县陈家嘴村苏维埃委员、渭源水家窑农民文光荣、文光裕兄弟遭受当地土豪高甫南、高星三等袭击,文光荣脱逃时被枪杀,文光裕被割去唇耳,剜掉眼睛后死于非命。时年文光荣35岁,文光裕32岁。195111月,临洮县法院判处高甫南、高星三死刑。

105,岷县茶埠乡苏维埃主席季毛哥(50岁)、委员包成奎(51岁)、后丑娃(50)被当地民团乱刀砍杀。同日,麻子川乡苏维埃主席曾四(50岁)、委员郭仁家(30岁)以及上沟村苏维埃主席米成来(51)亦落入当地民团之手,他们的臂膀被铁丝穿透捆在乡公所的柱子上,民团棍棒齐下,被活活打死。

其后,通渭县马营镇苏维埃政府副主席朱七,岷县鹿儿坝村苏维埃委员徐秋鸡娃”(30)、徐老四(30)分别在当地遇难。

107,中国抗日救国第三路军团长、陇西渭南苏维埃政府委员赵子功在漳县车场沟负伤,在国民党新编14师漆三部的刀光中身首异处,时年41岁。

928,漳县工农政府委员、漳县武装青年营营长杨世林在南山遭遇被红军所镇压的王耀功的儿子等人的袭击,失掉了双脚。1023,养伤的杨世林被国民党清乡团挟至县城西关乱刀剁杀,年仅23岁。

11月下旬,先后被捕入狱的岷县西川区苏维埃主席张有才(25岁)、小西路乡苏维埃主席张启荣(48岁)、站里村和鹿儿坝村苏维埃主席雷生哥(28岁)、祁二哥(41),被国民党新编14师军法处押赴城南二郎山脚处以死刑。赴刑场途中,身带铁镣的张有才告别沿路乡亲漫起花儿

桦柴劈了碌碡箕,

我为红军当主席。

豁出人头手里提,

你们把爷阿么呢!

 

来源:定西市委党史研究室

打印

地址:甘肃省定西市安定区安定路1号
版权所有:中共定西市委组织部
邮编:743000    邮箱:dxswdjw@163.com    备案许可证号:陇ICP备08000820号